• 设为首页
  • |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风景旧曾谙

    风景旧曾谙

    来源 : 全国网赌正规平台 作者 : 梁海磊 发表时间 : 2018-11-14 09:31:34
     ——读陈烁长篇小说《江南殇》
     
      一个北方作家写了江南的故事,且那样回肠荡气饱含沧桑。如同沐了一场杏花雨,听了一段琵琶曲,坐了一程乌篷船,品了一杯龙井茶。可我并不想轻松地享用作者营造的梦幻般的异域风光,只愿被主人公的命运所牵引,随她和他们一起感悟沉甸甸的人生话题,然后借那杏花春雨来一次酣畅淋漓的精神洗礼。这便是我读《江南殇》的原始收获。

      江南美女在文学作品和影视里,早已成为一道“风景”。要么是清丽可人,大家闺秀般地活在笼子里,要么是命运多舛,红颜薄命的谶语被他们印证在鲜活的生命中。“风景”在变幻着,形象却在重复着,读者早已习惯,观众也已疲劳。忽然,眼前一亮,江南美女可以以另一种状态展示,从出场到收官,都在用新的语言颠覆我们的预测和猜想,然后用特有的语言力量诱惑着我们,让我们的情愫和期望欲罢不能。

      好故事不是随便可以“编”出来的,它需要合逻辑地踏着某个时代的节拍,显示出一种艺术的真实,而决非肆意妄想地臆造。物欲横流的社会,每天都在演绎爱恨情仇的故事。这些故事要有时代的代表性,并且能融合人性的天性,即便是叛逆者,也会有双重的性格,双重的价值观。江南美女柳倩如登场时,便预告着接下来的故事一定是这个时代的特定产物。她的女儿何怡菁在特定的环境里生活着成长着,似乎在扭转着女人的命中注定,却暗含了人生的另一种规律,表面的光鲜并不充抵内心的坎坷,风光的背面仍旧需要顽强的自我救赎方能征服天然的黑暗。陈烁似乎不是在讲故事,而是在拧干生活的水分,把人的灵魂这种无形的东西晾晒在纸上,让读者去捡拾自己眼中的珍珠。

      这个时代尽管如此灯红酒绿,如此流光溢彩,如此风情万种,但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却有自己的风景,都是自己追求的快乐底线。在《江南殇》里,诗情画意的纯粹,人物语言的底蕴,都极其自然地承载在江南水乡的画卷里,是童话里的欢声笑语,也是成年生活中的梦幻,更是劳顿过后的微风习习。走过看过欣赏过品味过江南,却没有如此这般深刻地读过江南。风景是可以移动的,人心却是永恒的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人生何处没有风景呢?也许读过《江南殇》,我们发现最深处的风景其实不在我们的眼里。

      没有人舍得下功夫去寻找自己的精神家园了,也没有人愿意诗意地栖居在纷纷攘攘的现实中。勇敢的人不经意地走过我们身边,我们需要偶尔瞥一眼这个人的步履,然后丈量一下自己脚下的绿荫长出了几寸。这就是我在读《江南殇》时的顿悟。

      2012.8.3

      (作者时为南阳市宛城区委常委、宣传部长,南阳市宛城区作家协会名誉主席,著名作家,现为南阳宛城区人大常委会正处级领导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