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设为首页
  • |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青禾凯:我喜欢你·来自左肩·靠近心脏

    青禾凯:我喜欢你·来自左肩·靠近心脏

    来源 : 全国网赌正规平台 作者 : 青禾凯 发表时间 : 2019-05-10 12:51:24

      
      那木头红的发黑,每次经过棺木店都会闭着眼睛疾驰而过,我胆小如鼠,贪生怕死。

    今天的灵柩放在家里,母亲挽我上前,无处安放的身体开始瑟瑟发抖,母亲倚在一旁失声痛哭,我站在棺头颤栗许久,望着墙边的一摊土草不禁潸然泪下。

    我纵使有再多的画笔也填补不了此刻的黑白色,无助让人绝望,直至死亡。门外来的是只有过年才能见到的亲戚,两个儿子,两个女儿,邻里乡亲,孙子孙女。女人把白布戴在头上,型成三角帽,男人则系在腰间。天色黯淡,人逐渐稀少,有人在哭,有人在笑。

    村里信奉耶稣的人前来祷告,总会在哪户人家久病不愈或是亲人离世的时候出现,亦如僧人超度,为灵魂索取慰藉,幼时哥哥发烧感冒,我母亲就会跪在当门求主打魔鬼。受宗教信仰,后来的我是一个不管是走夜路还是考试都会亲吻十字架的人。

    我见他躺在那方木头里,身体僵硬,想起了他生前说喜欢吃的黄瓜小菜。

    送行的时候,两个姑姑哭的撕心裂肺,一路上我没有掉一滴眼泪,不断的想起往事。

    姑姑看我便中道而止。

    老爷走了。

    到了中午,男人女人聚在我家吃饭,畅谈人生:

    “你说人这辈子有啥意思?慌啥劲?”

    “有钱也是死,没钱也是死。”

    “是啊!”

    人们总是不谋而合,历史也是惊人的相似。

    吃完酒席女人便上了麻将桌,男人还在弹烟灰,我整日里追剧刷抖音也颇为开心,毕竟很少有人居安思危。

    街上的服装店早早的卖起长袖,2018年的八月,再见到父亲时他已经留起了胡子,面色红的发紫,我两次想上前寒暄,退后半步依然选择了逃避,小时候父亲对我倍加宠爱,长大后的某一天我们不再说话,因为我不认真工作并拒绝了父母为我安排的相亲。

    后来的我什么都没有得到,面前是一本外星人纪念手册和一支0.5的黑色中性笔。  

    我在每一个充满阳光的周末醒来,清醒之后又忙着忘记。

    金色的太阳和银色的月亮一起从天边升起来。

    窗外的光透支了我的思绪,墙角的老鼠光明正大的偷走我所有的糖果和纯真。

    闹钟连续响了三遍,没有人发觉,我却早已昏睡。

    就是从那天起,我成为半个天才,永远的陷入迷茫和恐慌,开始想你,并且开始厌倦整个人类……
     

    作者简介:

    青禾凯,原名宋凯瑞,女,95后作家,河南固始人,已在媒体发表文学作品若干,系河南省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。